筚路蓝缕五十载 东方风来满眼春 | 回忆80年代中期校园文化

作者:崔一兵 文轩 摄影: 视频: 单位: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1-01-06 投稿时间: 点击量:284

一、80年代的校园文化

我是1982年9月入校的,那时很少有家长送孩子们上大学。我自己准备好被子、床单、衣服、脸盆和碗筷,背起背包就独自出发了。那时武汉去上海、南京和镇江等地还没有直达火车,都是坐东方红轮船去的,下水需要2天,上水需要3天。一早天还没有亮,船就在镇江靠岸了,第一班公交车还没有始发,那时也没有出租车,我就从码头步行好几公里到的学校。

那时的理工科学生有不少人订阅了《诗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和《译林》,阅读过千百篇国内外名著也不稀奇。除了上述著名的刊物,我还经常去图书馆看《星星诗刊》、《萌芽》、《鸭绿江》等较为小众的刊物。

1984年我国改革开放不久,政治氛围远远没有现在宽松,“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之风有多猛,现在的同学们是难以想象的,我举个例子,那时听邓丽君的歌要偷偷的听,辅导员老师可以随意走进学生宿舍,要求我们将抽屉或行李箱打开让他检查所有私人物品,看有没有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书籍、磁带,那时我的抽屉里有贝多芬的《英雄》、《命运》和《田园》交响曲的磁带,差点被认定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宣传品而被处分。

那时大学生的文化生活只有这样几类,一是踢足球、打篮球、打羽毛球、打乒乓球的运动类,二是看《霍元甲》、《上海滩》等电视剧、听台湾校园歌曲的娱乐类,三是看中外世界名著、报刊杂志等的阅读类,对于现在大学生的很普遍的上网聊天、骑自行车、自驾游、健身、养宠物、谈恋爱、K歌、聚餐等,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那时课余生活没有现在丰富,大学生人均的月支配也只有十几元人民币。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电视机和电脑都是绝对的奢侈品。但在当时单调的生活环境和物质高度匮乏的环境中,反而让人有了较多的时间去图书馆博览群书,收听收音机里长达几年的国内外文学欣赏节目,反而让人有时间思索人生的意义和关心国家的命运,反而让人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目标非常的明确。

二、我校大学生社团的元年是1984年

那时以理工科为主的院校很少有文学社。1984年,我和几位热爱文学的同学,在当时的团委书记李银老师和学生会主席龙立同学的支持下,找到时任学生处处长沈贻森老师和校党委副书记祝山老师,请求成立校文学社。他们开始有些顾虑,没有马上批复同意。因为白天要上课,我就晚上去领导们的家里做工作,承诺每期出版前所有文章都请宣传部和团委领导审查,领导签字同意了我们再刻蜡纸和油印,这才打消了领导们的顾虑,“船院文学社”终于在1984年金秋十月诞生了,时任校长肖流同志还亲自为文学社期刊白帆杂志题词。知道了我前面简述的时代背景,大家才会知道当时领导们做这样的决定是承担了一定的政治风险的,所以在36年后的今天,我们应该再次向肖流校长、祝山书记、沈贻森书记和李银等老师致敬!因为他们的担当,我校第一个大学生社团成立了。

有人可能看到了《白帆》创刊号是油印的,可见当时的办刊条件,无论是政治环境,还是物质基础是多么的艰难。每一页、每一字、每一个插图,都是我们无数个通宵,用刻字笔刻在蜡纸上的,每刻错一个字,整张蜡纸就废了。记得宣传部刘剑副部长曾经问我一个细节,当时文学社的办公室在哪里,每月的经费是多少,我说没有办公室,平时就在寝室办公,开会就借学生会的办公室。关于经费,不要说每月,一年都没有一分钱。为了给投稿人一角、五角最高一元的稿费,我提议印刷《白帆》的副刊《白帆歌苑》,那时受到台湾校园文化的影响,台湾校园歌曲《童年》、《外婆的澎湖湾》、《光阴的故事》等作品传遍全国,我们的《白帆歌苑》一角钱一本,每次印刷200本,那时全校大学生不到千人,我们在学生食堂门口基本2天可以卖完,收入20元,给大家发稿费。每每回忆当时的场景,都像听人家的故事,看人家的电影,潸然泪下。那时全校才900多名学生,四个系,一个校区,现在母校已经今非昔比,有近3万学生,十多个院系,三四个校区。我们当时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成立了学校人数最多、最受学生喜爱的社团——文学社,自己也引以为豪。

当时的校学生会班子由龙立、夏守军、龚强、张庆奎和我五人组成,在文学社成立之后,经宣传部、学生处、团委同意,我们这届班子领导组建了大学生航模协会、英语协会、电子协会、影评协会、机械协会等一大批协会,因此我校大学生社团的元年应该在1984年。

三、当年社团建设的经历受益匪浅

我1986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舰船设计研究院工作,第一年被派往国家级贫困县竹山县秦古镇大溪乡中学支教,因为有点文学功底,独自承担了学校毕业班文理几门课的教学任务,并且创造了该校前所未有的好成绩,多名学生考入省重点中专,我只当了一年的讲师团员,就被授予竹山县文教卫战线先进个人、十堰市(当时叫郧阳地区)优秀教师和湖北省优秀讲师团员称号,全省通报表彰。在701所,也是因为文字功底尚可,由我主笔、与中国航母总设计师朱英富院士、中国导弹艇总设计师李慧敏等共同撰写的论文多次获得国家和省部级奖。我离开701所后自主创业,同样凭着较好的文字功底,撰写的政协委员提案、人大代表建议、社情民意及社会、经济、法制方面的文章,多次被国家和省市有关部门采纳和获得奖项。

重庆齿轮箱有限责任公司是隶属于中船集团的大型国有企业,专业从事齿轮传动系统等业务,客户遍及全球船舶、电力、核能、海洋工程、铁路运输、城市轨道交通、工程机械、能源开发等行业。他们的产品生产过程其实是非常枯燥的,但他们的企业和产品宣传片拍得非常的棒,不像一般的企业直白的只拍产品研制过程,而是非常温馨地从一个孩子天真无邪的眼神开始,再到一个个员工温暖的家, 我想这样的创意一定与该公司董事长汪彤的文学素养和视野密不可分,他也是当年一起创立文学社的主力之一。我们取得的一点成绩,现在回过头来想,与我们当年在学校的艰苦创业、敢打敢拼和文化修养熏陶密不可分。

四、当年的校园文化影响了我们的一生

当时生活条件非常的艰难,但我们要感谢贫困和苦难,让人无比坚强和向往美好的未来。现在生活条件好多了,但一些大学生生活奢靡、没有奋斗精神、抗压能力很弱、自私、不尊重他人、没有家国情怀等,值得反思。

现在个别大中学生,甚至有些研究生、博士生,天上掉下一滴雨,就以为天整个塌下了,遇到一点挫折就承受不了,甚至自杀。人的一生难免要遇到事业、情感、健康等多方面的挫折,回想一下,哪个在政治、军事、经济、科学、文艺和体育界上做出非凡成绩的人,不是有着劳其筋骨的经历和遭受过无数的打击?我本人工作后也多次遇到忘恩负义的人过河拆桥甚至恩将仇报,遇到不诚信的人自己开豪车、住豪宅花天酒地却欠钱不还,遇到最信任的人背信弃义甚至诽谤诬陷,遇到行业竞争对手栽赃陷害、羞辱人格,要说不生气是假的,但很快就挺过去了。因为在读中学和大学期间,我认真阅读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的《红岩》以及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其中主人翁的英雄气概,一直激励到现在,让我认为所有的苦难都是老天给我们平淡的人生注入的不平凡的活力、色彩和财富,内心强大,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

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就是人不仅仅有物质方面的需求,更有精神方面的需求。爱好文学艺术的人,看平面是立体的,看单调是彩色的,思维会比常人活跃,视野会比常人宽广,心胸会比常人包容。这些都是文学培养了你的情商,培养了你的审美意识,文学艺术让你即使物质匮乏,但精神依然富足。当我们老了,一切可能都将离我们而去,但至少还有文学艺术陪伴着我们,就像燃烧不尽的太阳,温暖我们到人生的尽头。

(崔一兵,1982年9月至1986年7月就读于镇江船舶学院自动化专业,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hy590海洋之神财富深蓝教授。2020年民建中央全国抗疫先进个人,2020年武汉市抗疫先进个人,武汉市劳动模范、黄鹤英才,武汉市安全技术防范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湖北省公共资源与政府采购专家库专家,武汉海辰友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Baidu
sogou